今年我蹲在电影院看完这些,生化人民科报社指

作者:视频直播

而对此毫不关心的生化人民科,乃至企图用技术凌驾一切的工程师,创造出的异形只是生殖和杀戮本能的实体化,它只有猎食和繁殖两种行为模式,至少在纯雷氏的版本中是这样。热内想象它终会有人性,卡梅隆将它蚁族化,多少都偏离了这个设定,唯有斯科特自己才能找回“熟悉的味道”。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琼斯黄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在电影《异形:普罗米修斯》中我们知道人类是由工程师创造出来的。但当看到了人类的不可控制后工程师决定消灭人类。人类创造生化人后看到了生化人的自我意思后为自己的安全感到担忧。生化人拥有自我意思后,不满足服务于人类,希望创造异形,想要自己成为造物主,成为神。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聂景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大卫在《普罗米修斯》中出场时,给人的感觉和维兰德公司其他的生化人并无二致:类人,聪明,忠心耿耿。在《异形1》中,生化人的角色直到中段才作为剧情反转揭示出来——生化人试图攻击知晓了飞船任务的科学家,在被销毁之前他毫不掩饰地表达着对异形的喜爱和对人类的不屑:它们(异形)是纯净的,它们不会被良知,悔恨,所谓的道德左右。你们(人类)必死无疑,我能送上的就是我的同情。

你创造了我,那么谁又创造了你呢。

在《普罗米修斯》之前,异形系列把“太空打怪”的母题讲了四集,难得的是四个导演赋予了它不同的画风(最让人受不了的是皮埃尔·热内的欧洲怪诞绘本风)。而《普罗米修斯》把这个故事突然变成了宇宙哲学著作——我们从哪里来?我们为何存在?

在没有分级制度的情况下,这样的删减可以理解,难得是即便把暴力场景删得血都快不剩,《异形:契约》仍是我心中近两年最好的商业电影。是的,我相信会有很多反对意见,我也知道《普罗米修斯》和《契约》这两部前传作品中人类角色有多么酱油傻缺,我同样感受得到从《法老与众神》到《普罗米修斯》再到《契约》,导演有时想说得太多太形而上。但凭借高超的节奏和氛围控制,凭借David 8这个“生化”人物,凭借对创造与生命意义的思考,《契约》也应该是今夏最值得讨论的影片。

祝愿他长命百岁,为我们继续带来更好的电影。

维兰德本人曾在《普罗米修斯》的视频中说,大卫没有灵魂。这话当然扎了他的心。他努力要成为“创造者”,潜意识里也是要反驳这一点。可显然在他的人类课程里,缺失了柏拉图的那一环:灵魂是有好有坏的。“创造”是造物者目的和欲望的一种投射,至于是何种目的和欲望,才是对造物者自身的灵魂拷问。唯有有能力去不断为此反思和质问自己的造物者,才能理性地驾驭“创造”的巨大力量。

从《普罗米修斯》的火到上帝的《契约》(Covenant在《圣经》中指上帝与人所立的圣约),标题就能看出导演对神话与宗教意象的指涉。在《普罗米修斯》中,工程师献祭了自己从而将生命带到了地球,在《契约》中,大卫像《圣经》中洪水一样毁灭了工程师们,意欲重新创世。然而在这一切的创造/毁灭背后,创造者/毁灭者的目的是什么呢?

想要看的小伙伴记得先补完《异形:普罗米修斯》再看这部哟。

尽管人类的肉身继承了工程师的基因,但在本质上更接近工程师的却是大卫:他不受人类情感的干扰和道德的束缚,不动声色地背叛自己的造主,先在他们身上做黑液实验,之后又把他们当作异形的宿主。他没有恐惧,没有同情和怜悯,没有负罪感,也不衡量和计算“牺牲”的代价和后果。他没有求生和繁殖的需求,也超越了时间的界限。本来他是有可能如他自己所认为的,成为真正的“maker”。

大陆公映版的《异形:契约》(又被朋友们亲切地称为《巳开:大勺》),大概是整个系列里惊悚程度最低的一部。少年时代看电影受惊吓的经历中,《异形》系列就贡献了两个场景:一是女科学家纵深跳入岩浆,下坠过程中异形破腹而出,一是太空舱开了小孔,异形变成肉馅飘散在宇宙中。还有全系列中第一次亮相的那只“抱脸虫”,应该完全能排进“影史令观众印象最深的外星生物”前三名。

大卫是具有独立思考的生化人,

先说说个人对前作的理解:“工程师”象征了一种纯粹的技术理性文明。他们没有情感和生命价值的概念(起码影片里对这些毫无体现),主要的行为方式就是创造和探索。为基因实验的需要而分裂自身,在他们的观念中应当并非“牺牲”或“惩罚”。尽管影片借喻了希腊神话中的“普罗米修斯”,但实际这一形象更像米利亚德分析的《旧约》中的耶和华:一个“自有永有”的绝对他者。祂的行为逻辑与人类完全迥异,人也不能以自己的思维和价值观去判断祂的行为。人类和异形都是他们所实施的生物实验的成果,也可以说是他们探索、制造生命极限形态过程中的副产品。

三十多年过去,新技术给了导演更大的空间,庆幸的是雷德利·斯科特没有迷失在花里胡哨的特效中,而是利用技术将表达完成得更为诗意和壮丽。《契约》影片中有两个场景令我印象深刻,一是契约号飞船在太空中展开金色的充电板,如同在星空中扬起巨大的风帆,一瞬间让人觉得这才是星际大航海时代的气质啊,是严谨而机械的,却同样是诗意而浪漫的。另一场景则是很多人都会同感的“投掷黑水炸弹”(感谢法鲨奉献了顶级表演),飞船降临,众人仰望,被造物站在上帝的位置,一手毁灭了造物主。——让你靠在椅背上,倒吸一口凉气,却默默想着:妈的,真酷。

作为前传,《异形:契约》的故事发生在上一部《普罗米修斯》故事的十年之后。电影从法鲨(迈克尔·法斯宾德)饰演的生化人大卫,与他的创造者(人类)的对话开始。

不能不说,本片中的人类脑残指数又创新高。其实在《普罗米修斯》里,主角们也都是按B级片的风格领便当的:一部分就是要作死,另一部分创造条件也要作死。既然人设已经是团灭,讲不讲逻辑都得把人弄死了再说。但收到一个不明信号就放弃原有目的地去一个陌生星球,这理由也太对付了。还有奥拉姆的性格如此坑爹,为何非让他代理舰长?女机械师被吓尿倒可以说是写实手法,可一枪轰掉飞船就有点扯大发了……反正,异形和大卫出场前的这些戏基本是纯凑合,这也是这两部片实在没法刷分太高的原因。不知道下次导演在自嗨哲学的同时,能不能创造出个智商差不多的人类角色?否则“科幻神作”的逼格真心要扛不住了。

【同样的配方,升级的味道】

生化人大卫登场并带领大家逃离至一个大型墓地。

如果说沃尔特在竭力证明生化人的“自我”也可以选择善,那么在大卫这个赤裸裸的“本我”眼中,那不过是驯化和压抑的结果。“在天堂里为奴,还是在地狱里为王?”或者说,是做一个自我克制遵守规则的“文明人”,还是做一个随心所欲的破坏分子?这问题对人类从来就不陌生。

若说《契约》是旧瓶装新酒也并没有错,这个系列本就是“套路满满”。纵观四部正传一部前传,无非一群科学家与机组成员来到陌生星球,有心或无意碰到了外星生命,然后开始密室逃脱,花样作死,最终由冷静睿智的女科学家将它们一举消灭。——大部分结局就是将异形朋友踹回太空,从哪儿来送回哪儿去。

当船员们发现大卫的野心后一切都太晚了...

实际创造本身也是毁灭——正如前作的开头,黑液先分裂了DNA,又通过重新组合,完成了创生。这如同对“否定之否定”的最佳阐释:创造新事物的同时,必然宣告旧事物的死亡。于是,工程师、人类、生化人和异形都掉进了这个“造主被造物反噬”的永恒轮回(大卫牛X地连灭了造主和造主的造主,而异形皇后也将在N年后扯掉生化人的头)。细思极恐的是,只用毁灭他者来创生自身的异形是最后的终极赢家。这无疑又是一场虚无主义的胜利。这绝望,在大卫主宰飞船的一刻就一次性致郁到位了。

《契约》的故事外壳也是如此。在《普罗米修斯》十年之后,一艘命名为“契约号”飞船载着又一拨宇航员们前往新的星系寻找殖民地,他们在路上截获了一段肖博士留下的音频信号,于是决定前往一探究竟。这里看似是一个未受污染的地球,暗处却有危险生物。当他们见到了“普罗米修斯”号唯一的幸存者,才知道发出讯息的肖博士早已死亡。新旧两代生化人,沃尔特和大卫相见,同为被造之物,他们却对造物主和创造行为本身秉持着截然不同的态度。异形来犯,飞船上的成员相继死亡,女科学家丹尼尔斯最终将他们扔到太空,真正的危险却尾随而至。

工程师,人类,生化人都渴望成为造物主,但是反而因自己创造的产物毁灭

讽刺的是,“探索生命”的冲动本身恰恰成为一种“原始基因”,被“工程师——人类——生化人”层层传承下来。工程师制造人类和异形、维兰德公司寻找生命起源和大卫研究异形,都体现了这种古老的本能。它才是这三者真正“同种同源”的内在联系所在。

【凡人皆有一死 但我没有】

不久体内便钻出可怕的异形。

然而在《契约》中,这个生化人身上出现了大量扭曲的“人化”:他从毁灭一个星球中体验到无上的快感,痴迷于创造怪物并欣赏和驯养,用幻想中对肖的“爱情”自我感动,巧舌如簧地策反同类,甚至还像一个变态杀手一样强吻女主……这些令他看起来并不像一个超然物外的毁灭者,反而更像是某种反社会人格的镜像。这其实比异形的存在更令人毛骨悚然:不是人类创造了怪物,而是人类自身就可以是怪物。而且有时原因恰恰像大卫所说:我闲的。

凡人皆有一死,但他不会死。早已明白这一点的大卫想要说服沃尔特,让他与自己并肩作战。可以说整部影片的思想内核就在法鲨分饰的两个角色,大卫和沃尔特的对话中。沃尔特的机械衬托着大卫“创造”的梦想,沃尔特的机械也反映着大卫“创造”的妄想。大卫解决了沃尔特,但没有解决他早晚会遇到的问题:如果拥有雪莱和瓦格纳一般的创造力便意味着同时拥有良知,悔恨和道德,这样的探寻是进步还是退化?

登入后两名船员受到孢子类的病毒感染先后倒下,

不过截止到《契约》来看,大卫也算完成了斯科特镜头下被造物的逆袭与复仇。熟悉雷德利·斯科特的人都不会忘记他的另一部经典《银翼杀手》和仿生人的经典台词:“我曾见过你们人类无法置信的事情,战舰在猎户座的边缘起火燃烧,C射线在星门附近的黑暗中闪耀,所有这些瞬间都将湮没在时间的洪流里,就像雨中的泪水。”不知道下一部片子里的大卫会怎样呢,这么有魅力的主人公,请让他好好活着吧。

他在星球上不断改良异形的DNA,他并不服从于造物者(人类)的指挥,想要自己成为造物者,成为神

这是应该被载入影史的角色,David 8,他将觉醒之路走到了最后一步,不只是打败人类,取代人类,而是像人类一样去创造。大卫的动机可以从许多角度去理解,如果偏人性化解释,他以人类的情感爱着肖博士,但两人都无法生育(大卫是生化人,肖博士在剪辑版中透露过她无法怀孕),于是大卫选择了一种极致的方式来创造新生命,将肖博士作为孵化的母体。如果偏进化论解释,大卫认定人类和工程师全都不堪一击,作为落后的生命形式理应被淘汰,理应作为垫脚石成就出更伟大的有机生命体。在《普罗米修斯》中,大卫亲眼目睹了工程师的脑袋爆炸后,毫无感情地说道:终是凡胎。(Mortal after all.)

他对创造者说:

大卫问:人类为什么创造了我?得到的回答是:因为我们可以。肖博士问:工程师为什么创造了人类?她没有得到答案,但她选择了相信造物主,相信这一切是有意义的。大卫只是随口一问,但这个问题,就是人类唯一的问题。

                                                       《异形:契约》

《异形》四部正传,导演一个比一个来头大。雷德利·斯科特开了个好头,卡梅隆和大卫·芬奇前赴后继,法国人让·皮埃尔·热内也来凑了一把热闹。每位导演风格不同,斯科特却是最会拿节奏造气氛的一个。复习《异形1》令我感到惊讶,一部拍摄于1979年的科幻电影,带来的震撼,恐惧与观赏性丝毫不逊于甚至超越了今天的许多“大片”。开场数分钟的静默,中间追捕异形时的“动静皆宜”让你觉得斯科特简直是拿着观众的心电图在拍片。

这里就已经点出了电影的主题:创造

《契约》删掉了六分钟段落,最可惜的倒不是少了血腥刺激的场面,而是破坏了电影完美的节奏。跟随一个故事就像坐上一辆列车,在和谐版的《契约》列车上观众不会错过沿途的风景,却被迫绕过了最危险却最刺激也最有趣的,导演为我们准备的那几截过山车。在接受《卫报》的采访时斯科特也强调了商业性是影片的关键:“我就是要把观众都吓尿,这就是我的工作呀。如果我是个喜剧演员,我就得让观众狂笑。我的工作是在娱乐产业,这其中会有艺术性的东西,但我不会忘记出发点是娱乐大众。”

在维修飞船时他们收到一段奇怪的信号,

在所有的生化人中,大卫被设计得和人类最为相像,他的核心特性就是真情实感(real emotion)。维兰德公司也很快意识到赋予生化人情感的危险性,于是到十年后的《契约》里,随队的沃尔特重新被设计成单纯的“服务型人才”。而十年后的大卫,却已经完成了他的觉醒:先是一手毁灭了人类的创造者,后又拿自己的创造者人类作为实验对象——造了所有人的反,偏要自己造起来!

通过信号发现在不远处有一颗适合人类生存的未知星球。

船员们已迫不及待组织好作死小分队登入星球。

《极盗车神》

这时出现意外

自《异形》诞生以来就不仅仅是普通的怪兽片,发展到《异形:契约》,这已经发展到一部创世纪的神话了。成为了影史上不可撼动的经典

据报道,下一步异形前传的电影将是《异形:契约》的前传

下一篇

---------我是分割线--------

如果是这样,那前传系列非常有可能不止三部,

What?

其实病毒孢子是大卫故意释放的

你们人类会死,我们不会。

我们来谈谈国产保护月后第一值得期待电影

按照《异形》系列的作死特性

工程师,人类,异形三个物种其实都代表人类的不同时期的样子。都是处于创造与被创造的两种阶段。

从1979年雷德利·斯科特导演的第一部《异形》开始,这部充满暗黑血腥风格特色的惊悚科幻片就被奉为经典。后三部分别由:詹姆斯·卡梅隆,大卫·芬奇,让-皮埃尔·热内三位大牌导演来执导。可以看出《异形》的影响力之大。

那《异形:契约》绝对在榜单之上

如果问我今年最期待的电影有那些?

《异形》是小编我最喜欢的电影系列之一

睡眠中的船员们被迫从冬眠仓中苏醒

大卫声称,当年他和伊丽莎白降临到这个星球上,携带的病毒孢子泄露,杀死了原住民。伊丽莎白也死于飞船炸毁。

但不管怎么说,感谢80高龄的雷德利老爷子给我们带来的异形。

就在大家受到异形攻击的时候

飞船外部受到耀斑的影响停止了运作

太空中,契约号殖民飞船按计划前往新的殖民星球。

《异形》前传相比于正传突出于表现生化人的觉醒和反叛,其实,是在用生化人的发展暗喻人类。其中包含着人类的创造,控制,到最后的灭亡。

本文由韦德娱乐游戏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