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之下没有强者,英雄的背后

作者:视频直播

  不明白两个问题:
    1.明明一些很危险的炸弹,为什么非要当场拆掉,直接引爆不行吗?
    2.居然真有人把如此危险的工作当成事业去做,用这颗恨不能永远远离危险和恐怖的脑子是不无法理解的。

新看完《拆弹部队》,因为此片在金球奖中也露了脸,因为是和全球瞩目的《阿凡达》一起。

在人们疯看《阿凡达》的时候,我翻出了2008年的《拆弹部队》。理由有三:一是因为詹姆斯卡梅隆的《阿凡达》夺尽了人们的眼球之后挺进“金球奖”,在这个号称奥斯卡风向标的奖项里同《拆弹部队》不期而遇,《拆弹部队》有实力给卡梅隆造成麻烦吗?二是因为《拆弹部队》的导演是卡梅隆的前妻凯瑟琳•毕格罗,这个曾经执导过《K-19:寡妇制造者》,擅长拍摄男人戏战争戏的女导演,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三是《拆弹部队》获得了美国制片人协会和影评人协会的高度好评,到底是什么样的片子能如此打动专业领域的老爷们?
影片的英文名是<Hurt Locker>,中文意思指的是拆弹士兵们身上那层厚厚的防护服。翻译者直接给译成了《拆弹部队》,我感觉不妥,感觉好像好莱坞式的英雄主义片,其实它不同于传统好莱坞片,更像一个独立电影。不如直接翻译成《拆弹服》,给人很多遐想的同时,也不会给影片打上标签。
B连的拆弹小组由三个人组成,一次任务中他们牺牲了拆弹队长,于是影片主角詹姆斯加入了进来。詹姆斯是个奇怪的人,他丝毫不畏惧自己的死亡,他根本不遵守作业程序,总是单枪匹马的去拆除炸弹,甚至为了行动方便,不惜一次次的冒着危险脱掉拆弹服。但偏偏是这个不畏惧自我死亡的人,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却被他人的死亡所触动着,包括美军战友和伊拉克人,这些人的死给他造成了难以磨灭的印象,随着时间的推移,影响着他的心理和行为。影片中詹姆斯与其说是个坚强的士兵不如说他是个迷茫的参与者,面对看不到的敌人,打一场不知道该和谁打的战争,这一切都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但骨子里美国人特有的英雄主义情结又让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使眼前的一切好起来,因为在这个貌似虚幻的战场上,战友们的伤亡却是实实在在的。于是在影片的结尾,回到祖国的他选择重返伊拉克,因为“那里更需要拆弹人员来避免战友的生命受到威胁”。但是,这一切是否有真的意义?
影片用纪实拍摄的手法,晃来晃去的肩扛摄像机镜头带着我们来到了真正的伊拉克战场,周围到处是胆战心惊的美军士兵和蚂蚁一样的伊拉克人。身处战争之中,大家都是弱者:武装到牙齿的美国兵随时有可能坐上“土飞机”;伊拉克武装分子也轻易地倒毙在美军的50机关枪下;平民们更是不用说,双方的任何一个小小冲突,就足以碾碎他们。
导演用一种独立电影才有的散漫的叙述手法,通过詹姆斯的眼睛,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个的片段,并没有紧凑的叙事和迭起的高潮,但却真实的让我窒息。我认为,生活其实并没有什么故事主线,只是一个个事件的叠加和累积罢了,人们活在世上,也就是不断的遭遇事件和解决问题的过程。诚如我们的生活片段串起来记录了我们的人生轨迹一样,影片中这一个个的事件和遭遇,书写着詹姆斯的伊拉克之旅。在这些片段中,导演貌似冷眼旁观的态度,却难以掩藏她那颗反战的心,我们不妨一起来剖析这些场景。
片段一:前任拆弹者之死
其实从龙套演员的选择上,可以看到导演凯瑟琳•毕格罗的广泛人脉和独到用心。影片一开始,由大名鼎鼎的盖•皮尔斯所饰演的拆弹专家出场了,这个主演了《时间机器》、《记忆碎片》的名演员几乎把我欺骗了,看到这样级别的明星以标准的英雄造型来拆弹,你不可能不误解这部电影就是一部以盖•皮尔斯为核心的好莱坞英雄片,大英雄肯定百战不死,最后拯救了战友拯救了人民拯救了国家拯救了世界然后抱得美人归。然而,这样的常识这次却误导了我们,帮助导演调皮了一把,几分钟后,拆弹失败,盖•皮尔斯挂了。原来他的角色是主角詹姆斯的前任,因为他挂了,所以詹姆斯出现了。盖•皮尔斯的功能就是给观众展示了正确的拆弹程序,通过正规程序的演示,为后面詹姆斯出场后严重违规的行为留下了参照。
盖•皮尔斯的死其实就是导演本人的开场白,她首先破除掉人们惯常的观影心理,严正的声明,面对战争,谁都是弱者,世上没有不死的兰博,包括盖•皮尔斯这样“按道理”应该不死的明星。
片段二:奖金猎人之死
詹姆斯的拆弹小队在一次任务之后,遇上了四个伊拉克打扮的英国人,他们的工作是按照扑克通缉令来抓人。我不太清楚他们是什么身份,特种部队?因为他们装备有能打下直升机的大狙;奖金猎人?因为他们对赏金非常重视。不管他们是谁,姑且叫他们奖金猎人吧,因为如果是特种部队的话,不会菜到遭遇伊拉克武装分子后居然需要拆弹部队的兄弟帮忙射击。
有意思的是,奖金猎人的头目这个角色,居然是主演《辛德勒名单》的拉尔夫•范恩斯来饰演。猎人头目的造型是牛逼透顶的,抛开彪悍的装扮不讲,单是手中那把巴雷特,就能酷死一大片,按照常规的好莱坞思维,这又是一个怎么打也不死能够横扫所有战争片的兰博诞生了。可是,几分钟后,范恩斯大帝就被伊拉克人一枪狙中心脏,壮烈的完成了客串历程。
当范恩斯滚下山坡的时候,导演一脸坏笑的望着我们这帮遭遇接二连三打击的观众说,战争,无强者。
片段三:上校医官之死
一天,詹姆斯所属部队里的上校医官同志,在办公桌后呆腻了,于是他找到正要出勤的詹姆斯小组,要求一起去体验生活。结果很不幸,一枚土质炸弹要了上校的命。还是那句话,面对战争,官衔不是强者的标志。上校炸死后,一个士兵冲过去,痛苦的喊着,“我刚才还在教他怎么用电台……”人命说没就没了,哪怕你们上一分钟还在一起吹牛打赌侃大山。战争,就是这样。
片段四:“贝克汉姆”之死
詹姆斯常在军营附近买DVD,于是和一个名叫贝克汉姆的卖DVD的孩子熟识了,他对孩子有好感,跟他打赌,同他踢球,向他购买光盘。但是,当他有天突袭一个炸弹制造窝点的时候,意外的在那里发现了“贝克汉姆”的尸体,尸体被武装分子做成了尸体炸弹,肚子里塞满了炸药。
回军营的路上,詹姆斯痛苦万分,但同车的军士劝他,说他看到的并不一定是“贝克汉姆”,理由是“伊拉克人长得都一样,谁能分得清?”
多少天后,当贝克汉姆再次出现在军营门口的时候,詹姆斯迷茫了。他以为他比别的美国人更了解伊拉克人,能和伊拉克人交上朋友,其实到头来他跟其他美国人没有什么两样,他们连伊拉克人谁是谁都分不清,哪怕是同他朝夕相处的伊拉克人。
美国人看伊拉克人,伊拉克人看美国人,西方人看东方人,东方人看西方人,其实大家眼里,对方种族的人都是一个样,难以分得清楚。我们在愤怒欧美人看着中国人问是不是日本人的时候,自己不也是冲着英国人喊老美吗?这恐怕是文明隔阂的一种吧,战争何时结束?恐怕首先要消灭这种隔阂;隔阂何时消失?恐怕是遥遥无期,因为我们连对方人与人长得有什么分别都懒得弄清楚,我们还有闲心去考虑别人想些什么吗?有句话总结得好,“美国人不知道伊拉克人想要什么,伊拉克人也不屑于让美国人知道他们想要什么。”
战争之下,孩子是首当其冲的弱者,虽然贝克汉姆还活着,但躺在那里充做尸体炸弹的孩子是真实的,谁能保证,下一个不是贝克汉姆呢?
片段五:“人体炸弹”之死
詹姆斯在离开伊拉克之前出的最后一个任务。一个伊拉克大叔主动向美军巡逻队求助,说身上被绑上了炸弹,但他不想做“人体炸弹”,央求美军拯救他。这是一个定时炸弹,留给詹姆斯的时间只有两分钟,詹姆斯争分夺秒的拆弹,将整个影片推向高潮。但是,情节再次偏离了观众的经验,大家期待的最后一秒剪断红蓝线救下伊拉克平民然后军民大联欢的局面没有出现,时间到了,伊拉克大叔被炸成粉末。詹姆斯在逃离过程中被气浪掀翻在地,他仰面躺着,无意间却看到了天上的风筝,那般鲜艳,那般自由。
导演无数次用残酷的结局粉碎了喝好莱坞奶长大的观众,这就是事实,事实不是拍电影,面对惨淡的事实,我们都是弱者。
片段六、片段七:
詹姆斯撤离时,伊拉克的孩子们跟着悍马吉普狂扔石头。
詹姆斯无法适应回国后的生活,重返了伊拉克战场。
这两个片段的交相呼应让我感到绝望,战争已经成了不可破解的魔咒,不但让人无法抗拒,更让人无法逃离。在伊拉克的后代心中,仇恨的种子已经埋下,在以后的岁月里随时发芽开花结果。而美国大兵已经深陷战争而无法适应正常的和平生活,仿佛战争成了他们存在的唯一意义。双方都是牺牲者,没有强弱之分,都被一个叫“战争”的魔咒驱使着,即使走得再远,终难逃被碾碎的宿命……

    其他感触:

《拆弹部队》以美军在伊战后濒濒遭遇恐怖炸弹袭击为背景,讲述了美军一个拆弹小组在伊拉克工作的故事。我感觉故事表面上想要表现的有这么几点,一是他们是在刀尖上讨生活,时时刻刻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这从影片字幕上显示主角群体数着数字过日子可以感到。可是这又是漫长的日子,当倒计时剩下最后2天后,结尾字幕又标出,他们还得再挨365天。联想到奥巴马当时竞选总统时提出从伊拉克撤军具体,这符合多少人的期盼,也因此获得不少选票,可是当他就任总统过了一年之后,撤军的时间表还是模糊不清。说明那些在刀尖上行走的人还要继续期待。二是塑造一个拆弹英雄,通过小组中另两人的反衬,那个黑人士兵不想多惹是非,希望一切按照程序,能平安的渡过一天算一天,伊拉克是地狱而非天堂,对主角的惹事生非很不满,甚至产生了制造事故的念头。另一位对战争和死人有极度的心理障碍,他和黑人士兵有相同的愿望,一切都能平安,所以那天因为主角要求彻查爆炸原因而深入伊拉克居住区导致他的受伤,让他感到非常愤怒,狠狠地骂了主角。但是因此他可以脱离这项危险的工作焉知不是一件好事,我对他痛骂主角感到迷惑,因为这正是他所希望的,只是有点痛苦而已。

    战争是如此可怕,却总有人乐此不彼。

那么影片塑造出来的英雄是怎样的形象呢?无所畏惧,在拆弹过程中从来是胆大心细,愈危险愈从容而且近似疯狂,连安全防护都弃之一边。充满正义,当误以为认识的一个伊拉克小孩充当人弹死了后,冒险去追凶,以查出罪恶的根源,结果被人暴打。饱含感情,在酷日下与恐怖分子对峙中,口干舌燥,当饮料拿来他先给了战友。当面临危险关头他首先让战友离开。当黑人士兵问他为什么会这样时,影片闪回到入伍前的情景,在和平的生活中想到伊拉克遭到恐怖爆炸,许多妇女儿童死亡,需要补充拆弹人员便毅然入伍。这是何等高的境界呵,想不到在好莱坞电影中也会不遗余力地进行宣传。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是从技术兵身上得到的启示。他在一开始不忍心开枪射击拿手机的伊拉克人,结果他的战友被手机引爆的炸弹炸死了。因为无法确认对方是否是敌人,所以心怀不忍。后来,当他们在野外遭遇敌人的时候,他看见桥边有人,我们已经看见是带抢的敌人,但他还在犹豫,那时,我真是紧张极了。
 
     对我这样自私的人而已,肯定是先杀了再说,不能等别人干掉我啊。

  尽管影片中的英雄想真心诚意地帮助伊拉克人,使他们脱离炸弹的恐怖袭击,可是从影片中看到,伊拉克人并不领情。在影片中各类炸弹层出不穷,类似当年中国抗日战争时期的地雷战,影片中有专业炸弹,有土制炸弹,还有人弹,里面还分青年弹、童弹。这种乱炸让伊拉克成为人间地狱,有谁想到,为了拯救伊拉克民主的灾难结果导致伊拉克出现炸弹的灾难,从媒体中得知,现在还出现了女人弹,那些女人拥有西方护照,她们的颜面也酷似西方人,让人防不胜防。看了影片,让人感到美军根本没有胜利者的感觉,他们的周围充满的目光,他们每次外出去拆除炸弹,不要警惕地注视周围围观的民众,一不留神,不是被绑架就是被炸死,他们整天生活在心惊肉跳的恐惧之中,而且就像三人组中另两人的感觉一样,有种熬不出头的味道。在他们眼里,那些伊斯兰没有好人,但他们却没有自身的行为,如主角为了那个被误认为作为人弹死亡的伊拉克孩子,而伤害了更多的伊拉克人,这当然会激起伊拉克人的仇恨。

     所幸,他最终还是开枪了,保障了自己性命的安全。

  英雄的背后,其实告诉了观众真实的一面。这是一些宣传者所事先预料不到的。

     我除却小蚂蚁、蚊子,基本没有杀过其他的生物。但是,我却坚定地认定,如果有需要,我会把危险物去掉,即使是潜在的危险物。我太胆小,又太冲动,所以,我会毫不犹豫开枪射击——不管他是谁!

另,《阿凡达》和《折弹部队》还有这样千丝万缕的联系。前夫妻档RK,从金球奖《阿凡达》的胜利,到奥斯卡《折弹部队》终结《阿凡达》,卡梅隆与前妻几度交手,终于让前妻笑到了最后。

     当技术兵杀掉了桥上的人,我这才开始担心——会不会是友军啊?

如果用性别眼光来评价《折弹部队》,那么一个女人来导演这么一部大男人为主,以战争写实为基调的电影无疑是成功的,因为她处理的很干净利索,很符合主题的表现,把该说的都说清楚了。如果此片是男性导演,那也就一般化了,以上特点也不成为特点了。

     如果真的让我入伍,友军好危险啊。
    
    
     还有想通了——
    
     不管明天怎么样,活好当下最重要了。
  
     如果我是伊拉克人,我会如何?看看拆弹时周围那些伊拉克人就知道了。当炮弹乱飞,炸弹不知何时会炸开,身边的人可能莫名就不见,自己忽然会被绑架成为人肉炸弹,那恐怖的明天会随时到来,也可能永远不再来临,我也会像那些看热闹的人一样吧,麻木而敌视。

2010-01-26

    
     就当明天是最后一天那样去生活,这样,当炸弹真的响起的时候,也不亏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aa111a1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使命感,是我年轻的时候有过的感觉,现在已经完全无感了。所以对威廉姆斯的选择,我很是不解。他把拆弹当成事业,把拯救民众当成己责,我绝对不会选择这样的男人当男朋友,更加不会选择这样的人当自己孩子的父亲。

    但是,若有一天,我如那个上身扣紧了钢条、绑上了炸弹的伊拉克男人一样,无助等死,绝望求助的时候,我希望会有他这样的拆弹者出现在我的身边,哪怕不能拆开那些炸弹,哪怕最终会像那个男人一样,当肉体消散的时候,灵魂也会不那么孤独。

    我不愿意和英雄一起生活,却需要英雄来救赎;

    我是彻头彻脑的懦妇,只愿安然生活在平静的生活中。

    詹姆斯你继续拆弹,我继续安然地活着。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战争,不知道人性为什么那么残酷,我不知道为什么美国军人要到伊拉克的土地上当炮灰,不知道人类种族间的偏见和仇恨何时消亡。

    炸弹能够拆除,人们心中的仇恨能够拆除吗?

    唉,要是有这种拆弹部队就好了。

  

本文由韦德娱乐游戏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